广东11选5注册

光华思想力
光华思想力
第77期 病毒传染预防预控的战略性问题

 

张国有

 

      病毒各处都有,要防的是病毒的激发和传染。COVID-19病毒,截止到4月11日,三个多月,已经侵袭211个国家和地区,累计确诊166.8767万例,累计死亡10.3293例。[1]和第一次、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侵袭方式不同,病毒通过对人的传染,造成人类自我的致病致死和社会灾难。尽管由科学和社会的进步,使饥荒、战争、瘟疫离得远了,但没有消失,至少瘟疫让“从此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”[2]来的没有那么快。病毒COVID-19只是21世纪开始的四分之一时间里已经肆虐世界的五个病毒中的一个。对病毒传染的预防预控将一直伴随人类的21世纪。

一、面向未来的病毒3,或者未来的病毒N,我们现在怎么看、怎么办、要做什么、怎么做,我们期望什么样的结果。

对中国而言,面向病毒3,我们现在怎么办?今年2月下旬提出这个战略预防问题。曾经做过一些探讨。一个半月过去,战略的迫切性越来越明显。

进入21世纪,我国面临两次突发性病毒传染的重大事件。一次是2002年底SARS病毒引发的非典肺炎疫情,波及30多个国家和地区。我们将SARS看作是病毒1。再一次就是2019年底COVID-19病毒引发的目前仍未结束的新型冠状肺炎疫情,已经蔓延至全球。我们将COVID-19看作是病毒2。那么,病毒3是什么?现在不清楚。它是继病毒1、病毒2之后的一个不确定的病毒假设:不知道何时会来、在哪儿出现、以什么状态出现、主侵害是什么,不清楚。但它会大概率出现。不管它是什么样的灰犀牛,我们不能不防。这就是以未来的不确定中的确定来指导现在行为的战略性问题。

病毒1是突发的,我们没有管理经验,出现了许多缺口、短板和失误,但也创造了管理经验。万众一心,抗击半年之久,病毒1退去。病毒2也是突发的,我们不能再说没有管理经验,但上次的缺口、短板仍时有出现,还是造成了一些突发性被动。我们继而延续经验、创造经验,继续依靠强大的动员力、组织力、达成力和无畏精神,全面抗击病毒2带来的威胁。现在迎来了复工复产,但思考仍然沉重。

病毒1和病毒2两者相距17年。病毒1之后,我们想没想到有病毒2会来?我们想没想过要做什么预防预控?17年后,病毒2真的来了。面对病毒2,我们终将胜利。但现在的问题是,未来17年中,会不会有病毒3的突发?如果病毒3真有可能来,面向病毒3,我们现在怎么办?

战略是对未来的基本意图和总体构思,而管理则是对意图及构思寻求途径、设立规则,并在规则的基础上去追求结果和效率。面向未来的病毒3,或者未来的病毒N,我们怎么看,我们要做什么,怎么做、我们要什么样的结果。这里面有许多预防预控的战略管理问题值得深思。

如需获取完整简报,请点击此处联系我们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